守护“中华水塔”的生态安全——来自青海三江源地区的见闻

奇迹私服 www.clgangguan008.com 2019年“中华环保世纪行”活动已经拉开帷幕。今年活动聚焦“守护长江清水绿岸”这一主题,突出长江流域水污染防治和生态环境保护这条主线。中华环保世纪行采访团从“三江源”源头青海出发,沿着长江流域一路向东,进行实地采访。本报从即日起开设“中华环保世纪行”专栏,陆续刊发本报记者来自长江流域的现场报道,敬请广大读者关注。

本网讯(记者 杨梦帆)青海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素有“三江之源”“中华水塔”之称,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屏障,在维护国家生态安全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治河不能‘治河’,问题虽然在河里,根子却在岸上,在人的心里。”青海省生态环境厅水生态环境处负责人李旭东告诉记者,青海从2009年开始,就致力于水生态保护工作。如今,青海生态环境保护和建设理念有了很大改变,它不是教条式的管理,而是让基层群众成为生态环境的管护者。

近日,记者随“中华环保世纪行”采访团来到青海省西宁市、海东市、玉树藏族自治州等地,体会了这里生态环境的变化和改善,也看到了当地人民为保护生态环境作出的贡献。

设立集中养殖区远离河道

大雨过后,海东市互助县塘川镇下山城村空气十分清新,流经县城的塘川河两岸丰茂的植被绿意盎然,享受着清风的吹拂。

 图为兼职巡河保洁员史得祥在互助县塘川河边捡拾垃圾。新华社记者 张龙 摄

2017年之前这里的景象则大不同。当时,互助县得虎、繁盛养殖专业合作社位于塘川河的岸边,两家合作社专门从事肉羊贩运,年出栏可达1.5万只。“养殖场的畜禽粪污虽然没有直接往河道里面排放,但是下暴雨就会对水质带来影响。”互助县农业农村和科技局副局长星全鹄对记者说。

是什么原因促成今天的改变呢?2017年,互助县塘川河两岸400米范围内全部划定为禁养区。中央第七环保督察组反馈问题中涉及互助县32家养殖场,其中塘川河25家、哈拉直沟4家,水源地二级保护区4家。为了彻底解决养殖场污染问题,互助县制定了《湟水河流域互助县境内32家畜禽养殖规模养殖场污染问题整改实施方案》,这两家养殖场被列入关闭拆迁范围,2018年4月27日下达了限期关闭通知书,2019年1月全部拆除,现在已经全面复耕复绿。“我们不采用一刀切的办法,让养殖场自己作出选择,拆除过程中我们进行辅助和帮助。”星全鹄说。

“治理这里很有必要!整改后水质有了明显提升,现在已经达到Ⅲ类水质。”互助县生态环境局局长盛芳敏介绍,截至目前,32家养殖场已经拆除了23家,正在转产的9家。有些养殖户搬到了集中养殖区域继续从事自己的老本行,有些养殖户则在当地政府的指导下进行转产,种植蘑菇,中草药加工以及建设养老院等。

从养殖到绿地,当地的水质发生了变化,但是保护水源的工作没有就此停歇。为了让水更清,环境变得更加宜人,这里还将建设人工湿地,并把附近村庄产生的污水通过管网进行集中处理。

海东市守护着大大小小的河流,把禁养区的畜禽养殖集中搬到远离水体的地区是执行《水污染防治法》和“水十条”的一个行动。海东市副市长马杰认为,养殖业是当地的传统产业,老百姓会搞,而且可以做得很好。让养殖企业搬迁转产,当下对养殖产业是有一些冲击的,但从长远来说会更加健康稳定发展。

实施村庄搬迁涵养水源

西宁市第七饮水水源地(黑泉水库)保护区,位于大通县回族土族自治县宝库乡,水库总库存1.72亿立方米,是西宁市的重要水源地,承担着60%的城市供水,在西宁地区生态安全和水资源安全中处于非常重要的地位。

图为西宁市第七饮水水源地(黑泉水库)保护区。  记者 杨梦帆 摄

放眼望去,水库的清水映射出了蓝天白云的倒影,周边十分宁静安逸。原来,水库周边有寺塘、俄博图、孔家梁3个村,503户居民,总计2200多人。不管是生活污水、农业生产的废弃物还是牲畜粪便,都会威胁到黑泉水库。为保护环境出一份力,农户大多搬到了城镇、市区,就医、入学得到了保障。

2014年西宁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全市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湟中、大通县要尽快合理科学确定西宁市第四、五、六、七水源地一级保护区内已有村民搬迁计划。在国家省市县各级党委的支持下,花了2.4个亿,对这3个村子实施生态搬迁,连同为村子服务的加油站、学校、卫生所等设施也同步进行了拆除关停。

饮用水源的保护应当始终摆在水污染防治工作的“第一位”,但对于居住在这里的村民来说,这是生于斯长于斯的故土。在这里有大片的草原,农户可以靠养牛羊取得不错的收入。“开始水库周边老百姓有抵触情绪。乡镇干部只能走家串户,一户一户做工作,经过多年的持续宣传,群众对水源地的保护意识、环保意识有了很大提升。” 大通县副县长龙锡洲欣慰地说道,有些初期不太习惯城市生活的,现在基本上逐渐适应;还有些想继续留在山里的农牧民,让他们在指定草场活动。

“我虽然留恋原先住的地方,但还是要支持生态项目建设,希望水库的水永远清澈无污染!”寺塘村的村民童连清说。

2018年8月,宝库乡搬迁工作基本完成,还要保障村民的生活和就业。“搬迁之后通过扶贫项目,建设了一个扶贫产业园供他们经营商铺。为他们开办技能培训班,培训内容包括驾驶、烹饪、家政服务……2209人全部进行了安置。为了后续发展,还为他们争取生态奖补机制。”宝库乡乡长吴晓钟说。

近些年,得益于大通县村庄的搬迁,交通管制等生态措施,给黑泉水库水质的改善做了很多工作。“黑泉水库的水确实很好!”在西宁市供水集团总工程师周敏看来,全社会环保意识增强了,特别重视水源地的保护工作。

农牧民变身生态管护员

湍急的澜沧江流经玉树杂多县昂赛乡,勾勒出了一条美丽的弧线。这里自然景色独特,具备裸岩冰川、高寒草甸草原等景观。近些年,随着环境的改善,雪豹、白唇鹿、岩羊等珍稀野生动物种群数量也在逐渐增多。

生活在这儿的藏族农牧民天生就对大自然存敬畏之心,再加上多年环保政策的宣传,这里的山更青了,水更绿了。昂赛乡叶青村的村民多吉才仁说:“虽然还是喜欢原来的生活方式,但考虑到自家养的60头牛羊会对生态有影响,就在国家政策引导下,搬迁到了县城。在政府的帮助下,现在居住的环境更好了,看病有医保,孩子上学不用愁。”

2016年3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结合全州脱贫工作,玉树将生态管护公益岗位设置与扶贫攻坚、精准脱贫相结合,稳步推进生态管护员队伍建设。

牧民变成了生态管护员,就意味着更多责任。近些年,在他们的精心呵护下,昂赛乡的垃圾逐渐在减少,牧草的长势也越来越好。昂赛乡年都村的生态管护员乐尕深有感触,“这项工作很辛苦,但做好生态管护员,是我的义务。现在,我的收入来自挖虫草,养牛羊,每月还有1800元的管护员工资,何乐而不为。我会一直坚持到站不起来为止,也要培养我的儿子成为管护员。”

生态变好有利于野生动物繁衍生息,但也加大了野生动物伤人、伤畜事件的发生概率。2015年,昂赛乡户均损失在4.6头左右,最多的一户达到23头,户均损失可达到5000元。人兽冲突在导致牧民损失的同时,存在激化报复性猎杀的风险。为了缓解人兽冲突,当地试点推广“人兽冲突保险基金”,建立了野生动物伤害补偿议事机制。

今年4月,昂赛乡热情村四社的牧民求君的儿子在外巡护时被棕熊害死了,如今68岁的求君扛起了重担,继续当起了管护员。虽然通过 “人兽冲突补偿机制”获得了30万元的赔偿,但是儿子却再也追不回,这是金钱无法补偿的。他饱含泪水告诉记者:“我愿意继续做好管护员,但是不知道国家能不能出台一些政策,避免让这样的悲剧再次发生。”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昂赛乡野外工作站志愿者刘馨浓正在介绍工作站的相关情况。 记者 杨梦帆 摄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昂赛乡野外工作站也在积极帮助农牧民。工作站的志愿者刘馨浓说:“当地牧民看到受伤的野生动物,都会给予救助,但是面对它们的伤害有时却无能为力。工作站在扎青乡做试点,利用电网保护人和牲畜免受伤害,但是维护费用比较高。我们还建议当地牧民出行最好结伴或是制造一些噪音,能够减少一些人身伤害。”


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中国农网

返回顶部